男友每次都让我喷出来/他扶着粗大挤进她的紧致

男友每次都让我喷出来/他扶着粗大挤进她的紧致安棠不喜欢去凑这些热闹,但架不住谢织锦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点头参加了。

她来港城两年半了,认识的朋友屈指可数,因为前两年她的病情反复发作,她整日都缠着贺言郁,没有工作,也没有结交其他人。

直到这半年来,她的病情得到很好的控制,她才重新开始老本行,在国内注册了一个名叫“小月亮”的新笔名,开始创作第一部小说《长生欢》。

因为以前就有深厚的写作基础,所以安棠在国内迅速成名,笔名“小月亮”也广泛活跃在大众视线里。

大包厢里,桌上摆满珍馐美味,总导演说了几句话,大家就开始喝酒吃菜聊天。

谢织锦不停的给安棠夹菜,生怕她饿着,“对了棠棠,你收到IP作者颁奖大会的邀请函了吗?”

“今早就收到了,怎么了?”

谢织锦狗狗祟祟的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跟安棠说:“你可能没看热搜,那个作者甜甜星不仅在网上营销自己,还拉踩你,说她这次一定会获得最佳IP作者的头衔。”

半年前,安棠刚以笔名“小月亮”出世,在她之前最备受关注的作者就是“甜甜星”。

两人都是很火的IP作者,两家书粉也经常撕。

“也不知道是谁给她这么大的口气,竟然敢说出这种话。”谢织锦吐槽道。

安棠不在乎这些虚名,甚至对她而言,她根本看不上,“参加大会的IP作者很多,头衔花落谁家犹未可知。”

她揉了揉额角,包厢里有人抽烟,空气中充斥的烟味让她头痛欲裂。

安棠站起身,“织锦,我先出去会。”

“噢噢,好的。”

安棠几乎是迫不及待离开那个带有烟味的大包厢,酸胀的眼睛,抽搐刺痛的脑袋,让她有些站不稳。

脚步踉跄了下,身旁有人扶住她。

“小棠老师,你没事吧?”

蒋青黎温和浅笑,干净知礼,安棠抬头道谢,视线却怔怔的落到不远处。

 文学

半明半暗的光线里,贺言郁的指尖有猩红的光,一双沉浸在黑暗里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她。

第4章晋江独家首发

安棠看到那双眼睛,身为作者的脑洞让她联想到太多。

像蛰伏在阴湿地洞里吐着信子的毒蛇,又像黑夜浓密草丛里亮起绿光的野狼。

总之,危险极了。

贺言郁摁灭指尖的香烟,将它丢进垃圾桶,皮鞋踩着光滑的木质地板朝安棠走来。

想到他可能会伤及无辜,安棠对蒋青黎说:“你先回包厢吧,我没事了,刚刚谢谢你。”

蒋青黎点点头,微笑着说了句“不客气”,与她擦身走了。

“在外面野了几天,又忘了先前的教训?”贺言郁走到安棠面前,居高临下凝视她。

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虽然不像包厢里那么刺鼻难闻,可安棠闻着还是有点头疼。

她不动声色后退两步。

贺言郁的眸色更沉了。

他似笑非笑地扣住安棠的手腕,五指收紧,似乎要捏碎她的腕骨,“我让你远离蒋青黎,你怎么就一点也不听话呢。”

“我刚刚头疼,险些站不稳,是他好心扶了我一把。”安棠微拢眉头解释。

“是吗?”

安棠盯着他,不语,半晌,贺言郁轻轻笑出声。

他松开扣住的手腕,张开手臂,以迎接的姿态面向安棠。

这是让她主动投入怀抱的意思。

说起来贺言郁也很奇怪,安棠跟了他两年半,知晓他为人阴晴不定又疯批恶劣,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也会有这种不符合形象的行为。

走廊上吹着冷风,散去贺言郁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比刚才要容易接受些。

安棠犹豫片刻,走过去伸手抱住他的腰。

贺言郁将她摁进怀里,五指埋入安棠的发间,指腹轻轻揉着她的后脑勺。

他在她耳边恍若情人呢喃:“我又一次信你说的话,事不过三,别再被我抓到。”

语气轻飘飘的,就像在玩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998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