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房价 宁波的房产中介大浪淘沙出了霸主级别的人物与公司

宁波房价
宁波的房产中介大浪淘沙出了霸主级别的人物与公司在虞天良入行的那一年,宁波房价还不到1500元一平米;第一个月,他只做了1600元的生意。那一年宁波房价不到1500元一平2万平方米——而当年市区竣工住宅总量也不过81万平方米。2000年、2001年、2002年,宁波房价涨幅连续三年高居全国第一,商品住宅销售均价分别是1781元/平方米、1864元/平方米、2357元/平方米。

宁波的房产中介市场,是一个很奇怪的市场。

10几年间,多少巨头在宁波折戟沉沙——不管是迄今尚在国内房产中介界名声很大的“我爱我家”“易居臣信”,还是孙宏斌当年赖以起家的“顺驰”,抑或是香港最牛、由“房产中介教父”施永青创建的“中原地产”,都没有逃脱高调杀入黯然退出的命运。

而宁波本土的房产中介,却在楼市的起起落落中,大浪淘沙出了霸主级别的人物与公司。

虞天良就是其中一位。

在虞天良入行的那一年,宁波房价还不到1500元一平米;第一个月,他只做了1600元的生意。

而在2017年,虞天良已经有4家子公司,其中一家子公司有房产中介门店90余家,遍布宁波主城区,员工近千人。

那一年宁波房价不到1500元一平

虞天良做房产中介,完全是突发奇想。

那是1994年的宁波,还处在福利分房时代,私人间的房产买卖几乎是没有的,购房行为基本上只发生在单位与单位之间——单位从房产公司处购入房子,然后再分配给职工。

那一年,像李惠利医院旁边蓬莱里的房价,大约在1400元一平米。偏远些的地方如今天的明楼、联丰等地,一些房子更只要几百元一平。

虞天良完全没有想过做房产买卖生意。

他想赚的,是租房的钱。

1994年,在宁波市统计局当年的统计年鉴中,被称作“本市近年来城市建设投入最多、完成工作量最大的一年”。

当年药行街、柳汀街改建工程的启动,是宁波城建史上一个标志性的动作,其可谓吹响了近20几年来宁波城市面貌转变的号角。

与城建加速相呼应,城市拆迁规模也开始加大。市统计局数据显示,1994年市区拆迁旧房46.2万平方米——而当年市区竣工住宅总量也不过81万平方米。

虞天良家因拆迁,在尹江岸那边异地重建了4间二层楼。望湖桥附近做生意的人,闻风寻租而来。

他从中嗅到了机会:有房的不知道谁要租,想租房的不知道哪里有房出租,做个牵线搭桥的平台好像有前途。

当时租住在虞天良家的有一位报社的记者。在聊天中,他肯定了虞天良的这个想法,叫他赶紧做起来。

就这样,当年31岁的虞天良,前陆军炮兵、供销员、饭店经理,成为了宁波最早一批房产中介的一员。

第一个月营业额才做了1600元

虞天良找了个搭档,在鄞奉路上今天江湾城的位置,找了个25平米的店面,取南门的“南”和自己名字中的“天”,开张了他们的“南天信息服务部”,注册资金5万元。

宁波万科金色水岸房价_宁波房价_宁波盛世天城二期房价

经营模式很简单:每介绍成功一单,收一个月租金作为中介费。

虞天良骑一辆28吋的“飞行”牌自行车,走街串巷,开始了他的中介生涯。

干了不到20天,那位搭档就跑掉了。

生意实在清淡——第一个月,“南天”的总营业额是1600元。

虞天良没有退。

靠做租房中介生意,他熬了4年。

终于,到了1998年。

1998年7月,国务院颁布23号文,即《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明确于1998年下半年开始停止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由此进入全新的时代。

宁波也不例外。

经过1999年一年的政策消化和落实,进入新世纪后,宁波楼市开始狂飙突进。

2000年、2001年、2002年,宁波房价涨幅连续三年高居全国第一,商品住宅销售均价分别是1781元/平方米、1864元/平方米、2357元/平方米。

当然,以今天宁波房价水平看,那时的房价简直是“白菜价”:2000年时候,天一家园卖2200元一平,东海花园单价不到2300元;2001年世纪城开出4400元的价格,当时已被视作天价。

在飙升的房价和火热的住房买卖行情中,虞天良和他的“南天”迎来了春天。

把“老婆吓坏了”的漂亮买卖

事后回想,虞天良对那几笔买卖,依然心有余悸。

2000年,杭州,29套散布在白衣巷、镇明小区的房子公开拍卖,虞天良闻讯赶去。

“又想拿,又怕拿。”虞天良如此描述他当时的心态。

在拍卖现场,虞天良电话会计问钱的情况,得到的回复是公司账上只有100多万元,当月回款预计最多200万元。其时,拍卖价格已经超过300万元。

开始新一轮报价前,“南天”销售总监瞥到竞争对手的报价单上似乎填了400万。虞天良咬咬牙,报了402万。

无人跟拍,成交!

虞天良走上台签字时,面孔胀红,“压力很大”。

本来想在西湖玩一天的他们,连夜赶回宁波商量怎么卖这批房子。

市场的反应,让虞天良笑逐颜开——这29套房子的出售信息在《宁波晚报》刊出后的第一天,就卖掉了22套!

2001年、2002年时候,虞天良包销了当时三市立交桥旁边肉禽蛋市场上面的“小南海”一批房子,总共62套,套均面积80平米左右,总价1200万元。

这批房子,虞天良需要在10个月之内完成销售,每月保证回款100万元。而拿下这批房子的前提,是先交付150万元的保证金。

虞天良说当时自己的全部身家,也就七八十万元。

听说他要做这么大一笔买卖,“老婆吓坏了”,连连说“家产要被你败光了”。

虞天良一个人搞不定这笔生意,他找了个朋友,说好每人出75万元以支付包销保证金。

但在付完50万首付款、签下合同后,出问题了——那个朋友说他的那部分钱,出不了了……虞天良四处筹款,最后从一个做房地产开发的堂兄处借到了80万元。

与之前那批拍卖房的好结果一样,这一次,虞天良又赢了:当时百丈路拆迁产生了300来户拆迁户,“小南海”这62套房子,2个月内便告售 罄。

与虞天良生意的如鱼得水相呼应的,是那几年宁波楼市的几乎单边上行。

尽管受2004年下半年开始的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影响,2005年、2006年宁波楼市稍有顿挫,但2007年便又迎来一波暴涨。当年10月,宁波市区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大涨19.1%,再度成为全国涨幅之首。

而当时买二手房的人,经常是这边刚和房东谈好价格跳上公交车,旋即便会接到房东电话说又有新的客户去看房,房价得再涨三五万……

虞天良的“南天”,便在漂亮买卖的贴补中,在楼市狂飙突进的大环境里,日益壮大。

2004年,“南天房产”荣膺宁波市首家也是唯 一一家“一级”资质中介企业;

2005年,“南天房产”被宁波市房地产业协会、宁波晚报联合评为“市民心目中的宁波市十佳诚信中介”;

2006年,“南天房产”被中国房地产估价师与房地产经纪人学会评为宁波市唯 一的一家“全国优秀房地产经纪机构”。

……

从每月亏30几万到以90家门店冠绝全城

在狂热的气氛里,危机悄然来临。

2008年金融危机,宁波楼市交易量几遭腰斩。市六区二手住房成交套数从2007年的22000多套,暴跌至2008年的12000多套。

关门歇业的房产中介门店,遍地皆是。

当时的“南天”,10几家门店每个月总共要亏损30几万元。

虞天良以“非常艰难”来形容那个时期。

危机,让虞天良“连降17级”——把办公室从总部的19楼搬到了旗舰店的2楼,重新管起“南天”赖以起家的二手房交易业务。

在重新梳理公司的管理制度、交易流程等之后,虞天良于当时宁波中介行业内率先尝试“无底薪、高提成”的中介业务员合作制形式,同时开始引入加盟店,以减少运营成本,激发房产成交业务量……

从彼时至今的10年间,宁波楼市浮浮沉沉。

既有2009年的又一次大热,也有2011年之后长达5年时间的冷清,2016年开始则再度开启上升通道。

度过2008年的危机,走过这10年宁波房价,今天,虞天良的“南天”已脱胎换骨。

2008年时候,“南天”旗下中介门店数是14家。

今天,这个数字是90家,在所有宁波房产中介公司中最多。

“中奖”一般的幸运与幸福

2017年,“南天”业绩最好的业务员,提成拿了几十万元!再回想1994年入行之初第一个月仅1600元的营业额,虞天良感慨万千。

虞天良说自己是一个“中奖了”的人,很幸运,选择了房地产这个已经高速发展了20年的行业;又很幸福,因为房地产是他打心底喜欢的行业,“有着特殊的爱好”。

20几年间,无论市场形势多差、多难熬,因为爱好,虞天良从未放弃。

也因为爱好,虞天良不暇他顾宁波房价,专心致志。

房产,已经成为虞天良生活的一部分。

几乎每个星期天的下午,他都会到办公室,喝喝茶,看些书籍、材料,想想事情——虞天良称之为“很享受”的一件事。跟朋友聊及房子,便恨不得马上就跑去看……

“只有把工作当作生活的一部分,这份工作才能做得长,不辛苦。”虞天良说。

当然,虞天良这20几年来最大的制胜法宝,是“南天房产”一直秉承的“信誉如山”。

不做乌七八糟的事,诚信、规范,既为“南天”赢得了客户,也为“南天”赢得了志同道合的加盟方。

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虞天良能够把其有特殊爱好的房产这份工作,做得更长久。

观诸其他发达国家房地产市场发展历程,在城市建设到了一定时期,随着可开发土地的不断趋减,二手房最终都会取代一手房,成为房地产市场的主角。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5797.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