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2020年搬迁规划(唐山2020年搬迁规划宋南平房)

唐山二批搬哪去了?

你可以做32路到越河乡政府下车,再往东走100米左右就到了。前几年那里开过一次农展会,就在那个院子里面。新华书店因为拆迁,搬迁到了新天地一部分,搬迁到远洋城一部分,教材部搬到了体育馆道,原来的第一塑料厂里边。

唐山在产业转移中有哪些发展机会?

在2013年11月之前,唐山人感触最深的就是与数十家钢铁企业比邻而居,高炉吐着白烟,货运卡车进进出出,不时有巨大撞击声从厂区传来。

然而时隔半年,此时的唐山,很多高炉都已没有了动静,拉着铁粉和钢筋的货车也少了很多。昔日货车频繁进出的钢厂大门口,红色的铁粉还散在路面上,车辆已不见踪影。

“早就停产啦。”唐山市开平区半壁店钢厂的门前,两名喝着茶水听着京剧的门卫随手指了指身后早就停产的设备,“你看,这些设备都已经陆续往外卖了。”

在法治周末记者走访的钢铁聚集的唐山开平区、丰润区、丰南区等区县,都不难看到类似的场景。

诸多的信息显示着,唐山的钢铁热度正在减退。

伴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脚步,唐山作为京津冀城市群东北副中心的议题也被提出。唐山市委书记姜德果4月11日提出,要围绕“再造一个新唐山”的目标,推进以曹妃甸为龙头的沿海经济实现大发展,将唐山市建成“京津冀城市群东北部副中心城市”。

面临着一体化的背景和进程,唐山市作为昔日的钢铁大城,如何在消减钢铁产能的情况下定位自己副中心城市的功能,未来如何走向,值得关注。

停减产的基本是民钢

驱车前往唐山市的钢厂密集区,道路颠簸是给人的第一感受。据本地人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钢厂运输材料的大货车常年滚压所致。

“政府采取拆除行动之前,好些企业都已经停产了,并且基本都属于中小钢厂。”半壁店钢厂留下看守的门卫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政府这次算是下了决心,但到底结果会怎样,难说。”

2013年11月24日,河北省政府组织开展了化解钢铁产能的“周日行动”,来自唐山、邯郸、承德三个设区市的8家企业的10座高炉、16座转炉被拆除。

唐山众业不锈钢有限公司,也就是原来的半壁店钢厂,这家与改革开放同龄的村办企业也正式关闭。

法治周末记者看到,如今,半壁店钢厂门口只剩下空荡的架子,本来喧闹的厂房里,寂静得只能听到门卫喇叭里的京剧声。

当地媒体报道称,这次“周日行动”之前,唐山市共有高炉169座,其中1000立方米以上的70座,400至1000立方米的94座,转炉157座,电炉36座。多集中在丰南、丰润、迁安三地。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这些地区的民营钢厂大多数已经减产或停产,还在生产的多是国营大型钢厂。

“唐山是一座以煤而建,以钢而兴的城市。”现在的唐山人仍然这样描述自己的城市。

这里有丰富的铁矿石储量、体系齐全的钢铁产业和众多成熟的冶炼工人,这些发展钢铁产业的优势,在上世纪90年代之后被当地民营企业加以利用,唐山民营钢铁在2000年之后迅猛增长,并将产能逐渐推高到了亿吨的规模。

唐山一家民营钢厂的老板老李说,在唐山,兴建一座高炉不是难事,只要有资金就能建高炉。但具体有多少家民营钢厂,老李说很难统计。

不过,在这次集中拆除的钢厂名单上,兴业工贸有限公司、众业不锈钢有限公司、申唐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鹏程实业有限公司等企业都有着共同特点:民营、规模小、靠近市区、停产半年以上。

“半壁店钢厂去年5月就已经停产了,现在正在卖设备。”而厂子里的五千多名工人,也只能自谋出路。

唐钢也正在酝酿裁员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还在继续生产的国营钢厂——河北钢铁集团,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寒流。

2008年6月30日,河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在无数聚光灯下正式挂牌成立。这个由唐钢集团和邯钢集团联合组建而成的大集团,在组建当年就交出了一份钢产量规模居全国第二位、世界第四位的满意答卷。

6年过去了,唐山人还是习惯把河北钢铁集团叫做唐钢,现在的唐钢,依然伫立在唐山市主干道建设路上,但昔日的好光景随着员工工资的减少、人员的外流已经不在了。

尽管没有得到官方的正式消息,但是法治周末记者从多方途径得知,唐钢集团也在酝酿着裁员。

2014年年初,一份退休意向的调查问卷发到了张文军(化名)的手里,这个在唐钢工作了25年的作业组组长第一次感到恐慌。问卷的内容是,女职工到了45岁,男职工到了50岁,三个选择,退休,内退还是不退休。

“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填这样的问卷真让人寒心。”张文军沮丧地说。

这样的气氛并不是刚刚开始蔓延,张文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2013年开始,以前的工友走了不少。“去南方的民营钢厂了,在那里月薪能拿到一万元,而守着唐钢,一个月只有三千多元的收入。”

以前也有本地的小钢厂来唐钢挖人,给的工资也很高,偶尔也有工友过去,可是现在本地小钢厂减产的减产,倒闭的倒闭,要想多挣点钱,只能远走他乡。

20年前,谋得一份在唐钢的工作是身为唐山人的一种荣耀,因为进厂不仅意味着稳定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不菲的收入。

然而现在,最直观的是,张文军的工资条上少了1500元,他把这归结于生产的钢是大路货卖不上价,在市场竞争中根本比不过优质钢所致。而这只是效益下降的原因之一。

钢铁市场低迷,唐山钢铁产量的缩减,影响的不仅仅是钢铁冶炼企业。上游唐山港口,下游物流企业、轧钢企业等行业均受到重创。

在大连市鲅鱼圈做铁粉运输生意的赵光今年年初就回唐山老家了。“在那儿耗着。常常一个月也装不了一船货。”赵光说,最近他正准备转行,不想再干和钢铁沾边的行业,用他的话说,“几年内看不到希望了。”

计划内与计划外

唐山供电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河北省的11个市中,唐山的用电量占到全省总用电量的一半还要多,而这也主要归功于唐山遍地的钢厂。

唐山因钢而兴,钢铁是唐山的第二张名片。其钢铁产量曾占据全国1/8。现在的唐山依然是中国钢铁的主要产区。但“一钢独大”的弊端已显露无遗。不仅给资源、环境带来很大压力,而且极易受市场波动的影响。

钢铁产业是耗能和污染大户,是造成雾霾的罪魁之一。2013年1到10月的“全国74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月报”中,倒数十位的黑榜都少不了唐山,3月、6月、7月还拿下“桂冠”。

“唐山是钢铁大市,但不是钢铁强市。在当前严峻的宏观经济形势下,唐山的钢铁产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拐点,正处在转型期、过渡期和阵痛期。”2013年夏季就任唐山市市长陈学军坦诚面对困难。

实际上,在2012年或更早,唐山市就谋划要从钢铁大市向钢铁强市转变。

唐山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在部署当年的工作重点时,就提出要严控钢铁产能总量,加快钢铁产业改造升级和整合重组。

2013年,唐山把启动市区钢铁、焦化、电力等重点污染企业的搬迁改造,作为政府承诺要做的十件实事之一。并强调绝不能再增一吨铁、一吨钢,必须坚决堵住落后增量,切实调优存量,全力做好工业结构调整这篇大文章。

计划内的调整正好遇上计划外的要求。

2013年10月,按照国务院出台的淘汰落后产能规划,国务院提出5年内压缩8000万吨钢铁产能,其中6000万吨落在钢铁第一大省河北,而唐山将承担削减4000万吨的任务。

在同年颁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国务院再次强调了钢铁行业的淘汰落后产能以及产能过剩治理。

全国钢铁产能严重过剩,唐山只是一个缩影。

中国钢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3月下旬重点钢企旬末库存量为1542万吨,较上旬末下降161.9万吨,环比下降9.5%。

削减产能,是中国钢铁产业最热门的话题,在全行业多年难见盈利的情况下,吨钢效益不如一瓶矿泉水的现实让这个行业无比尴尬。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披露,2013年1月至11月,纳入财务统计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实现利润161.8亿元(2012年同期为亏损7.56亿元),销售收入利润率仅为0.48%,在全部工业行业中处于最低水平。虽然全行业实现扭亏为盈,但钢铁企业的亏损面仍高达27.9%。

内外因驱动之下,唐山的高炉拆除计划来“真格的”了。在2013年岁末,唐山组织了声势浩大的关停行动,拆设备、炸烟囱,强制拆除了一批已经列入淘汰名单的钢铁落后产能。

上述唐山供电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淘汰名单上的其余企业,也都被执行高电价,企业成本高抬,也先后被迫停产。

寻找新依托

在此之前,唐山部分钢铁企业已因环保不达标而停产。行业内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一个年产300万吨规模的钢厂,环保设备投入需要五六亿元,钢厂缺乏积蓄,银行收紧贷款,环保执法又非常严格,钢厂只能停产。据数据显示,目前唐山地区钢铁生产企业达到400多家。从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完成增加值来看,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仍是位于第二支柱产业的装备制造业的2.4倍。

“符合标准的450立方米高炉也被炸毁,表明了唐山化解过剩产能、整治大气污染的决心。以往企业被关停没多久又‘死灰复燃’,这次唐山迈出实质性行动,彻底将重新开工的可能性消除。未来,1000立方米以下的高炉以及60吨以下的转炉也将陆续淘汰。”

头发花白的唐山市发改委产业协调处处长卞明江显然不愿多谈目前的状况,在去年年底清理钢厂时媒体集中报道,褒贬不一的评价让他很谨慎。

2014年唐山计划压减炼铁产能413万吨、炼钢产能1082万吨,淘汰水泥产能485万吨。唐山在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这是一项硬指标、硬任务,必须不折不扣地完成。

人员安置,是钢铁产能退出首当其冲需要考虑的问题。按照河北省的任务安排,唐山市5年内要削减钢铁产能4000万吨,估算任务完成后,将有十几万人需要就业安置。

据了解,河北钢铁集团唐钢公司,已经成立了22家非钢产业子公司,涉及LED、物流、信息自动化、液化天然气等众多行业。唐钢给这些被转移职工的条件是,工作环境不变、待遇不变、身份不变。

“在经济社会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钢铁行业的退出,用过去那种‘一纸通知书、一关了之’的老办法肯定行不通,钢铁产能的退出机制应该重点考虑就业、金融、财税等制约因素。”中国冶金规划院院长李新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但是,即使大量消减了钢铁产能,在一定时期内,钢铁产业也依然是唐山的五大支柱产业之一。重点的钢铁企业还是会得到更好发展。

在唐山市谋划要打造的营业收入“千亿俱乐部”的企业和集群中,就包括了首钢唐山产区、唐钢集团等。

当然,在发展优势钢铁产业的同时,唐山也正在谋求更多发展。

卞明江表示,未来,唐山市的产业调整方向将以4个方面为主:首先是耗钢产业,如钢架构等钢铁深加工,产业链的延伸;其次是装备制造业;第三是石油化工业;第四是战略性新兴产业。

文章出处: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5550.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