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房产税怎么收(稳字当头:2022年房地产税估计没有大动静)

前日,网易总编辑姚老师采访了著名财税专家贾康,重点谈房地产税的问题。

贾康老师是业内的老行家,视频的内容非常到位,建议大家还是要抓紧找视频来看(别等看不到再找),虎踞房产深感荣幸的是,贾康老师的观点,和虎踞之前多篇相关文章观点大体是一致的。

当然,作为业内的权威专家,贾康老师能说我们不敢说的话,比如社会对房地产税的厌恶性心理,就是我们想说而没说破的。与此同时,贾康老师重点谈到了房地产税对社会的积极作用,尤其以居民纳税后将增加对于自己缴纳税款去向的追问,从而增进社会结构的优化和公民意识的培养,这是非常具有穿透力和价值感的判断。

在对话之中,尤其令人关注的一个点是【今年房地产税会不会有大动作】。贾康老师提及了一个词,可以说,切中肯綮,一击即中,那就是【避免收缩性政策】。

No.1 房地产税的收缩性何在?

虎踞房产

的确,无论房地产税的免征面积或套数如何,毕竟是一项增加住房持有者成本的税负。因此,房地产税具有的收缩性效应是显而易见的。

2021年12月,中央政治局定调,2022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同时提出,积极推出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慎重出台有收缩效应的政策,政策发力要适当靠前。

此时征收房地产税,首先不利于稳字当头政策主线。即便从房地产市场自身的健康发展而言,着急出台房地产税,也不利于房地产去库存以及社会总体杠杆率降低。

我们在上一期文章里已经分析过,当前真正动摇居民购房意愿的,已经不再是申请贷款的资格,以及信贷利率,而是房价的不确定性预期(点击回顾)。道理很简单,追涨杀跌是人性,一旦人们对于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这一基本信仰不再相信,他们就会持币待购,购房成本下降不会促使他们入市。

No.2 收缩性政策和跨周期调控是什么关系?

虎踞房产

2022年的经济局势可谓非常严峻。如果简单归因的话,可以说是因为在2021年持续进行了多项跨周期调控的政策。

2021年4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用好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 推动经济稳中向好,这是“跨周期调控”的逻辑起点。也就是在经济走势持续向上的情况下,解决一些结构性的问题,实现“高质量增长”的目标。“稳”中不仅要求“进”,而且还是要向“好”。

从目标来看,跨周期调控本身存在合理性。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早已存在各种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持续积累之下,已经进入到了一个非调整不可的地步。

简言之,当房地产开发企业大举借债,通过加杠杆实现对土地的扩张,并捂地囤房,坐等地价提升,而少数炒房者通过大举借债,以加杠杆方式快进快出,并不断哄抬房价上涨,就会导致经济体出现少数人持续进行信贷扩张和杠杆的扩张,令社会财富分配加剧分化。

少数拥有资产和信贷资源的人,通过大规模举债和加杠杆的方式,将实现财富的倍增。与此同时,不断被卷进来的普通市民,也必须高额举债,投入到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上来。而这些社会资源的聚集,就会变成“资源的无效堆砌”。

根据统计,当前87%的地方债是由商业银行所持有;在居民信贷中,房地产信贷占70%以上;而2021年一季度,实体经济宏观杠杆率为267.8%。

这个过程的必然结果是,将房价不断推高的击鼓传花游戏玩不下去,导致社会财富的大规模灭失。

与此同时,这个过程也是一个社会财富分配失灵的过程。

因此,在2021年管理层决策,利用有利的时间窗口进行跨周期调控,其实是为了要加速解决影响经济持续发展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但令人没有料到的是,尽管中国的疫情控制虽然较好,带来了大量的出口订单增长,根据商务部最新的统计,去年我国的出口增长达到了30%。

但是由于疫情的持续发作,以及全球产业链重构带来的不确定性增加,大量关键零部件由于产业链断裂而导致无法生产,大幅推高了制造业上游的成本,并且挤压了整体的利润。

这一过程导致出口总额虽然获得增长,但出口的利润却大幅减少。

由于国内的跨周期调控加快进行,在2021年一年之中,教培行业、平台经济、信贷政策以及双碳政策被各地方政府层层加码,这些因素都带来了叠加的“收缩性”效应和大量的不确定性。

其结果是,限制了货币流通的次数,推高了上游资源的成本,减少人们的收入预期,抑制了人们的消费需求。循环往复,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猛然发现,宏观经济存在较为严重的经济下行压力。

因此,一个简单粗暴的判断就是:跨周期调控的确存在必要性,但国内外不利因素的叠加,导致了一些长期政策带来的“收缩性”。

No.3 2022年,带来“收缩性”的因素还有啥?

虎踞房产

更为令人忧虑的是,2022年我国面临一个重大的外部环境变化,那就是国际的需求增速有可能会急剧下降。

简单说,美国在2021年对中国的需求极其庞大,最大的原因是美国的“脱钩”政策导致了全世界范围内供应链的断裂,从而导致产品供应急剧收缩。

生产收缩必然导致货品总量的减少,而美国国内采取高额的疫情补贴政策,形成了超出美国社会真实支付能力的超额需求订单,而且不用工作也能领到补贴,降低了流通环节码头工人和货车司机的就业意愿,推高了物流领域的成本。这些都成了美国这一次遭遇前所未有通货膨胀的因素。

这令美国政府即将在今年进行减债加息,疫情补贴也有可能退出。这就意味着,过去量化宽松政策进入到180°转弯的局面。

上述几个过程叠加起来,将导致2021年唯一有利于中国的外部需求将在2022年面临急剧减退的处境。

如此一来,如果外部需求这个引擎熄火的话,只剩下2个引擎,一个是基建,还有一个是房地产。综合起来看,就不难得出结论:房地产这辆马车一定会尽快驱动。

这就意味着,房地产税的推出一定要让位于稳增长的大局。

友情提示一下,即便房地产税在未来一年之内,不会有什么大动静,但是房地产税作为中国税基结构转换的一个重大的战略,其推出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因此不要因为2022年的“稳”字当头,抑制收缩性政策,就产生迷惑,觉得房地产税今年不会推出,就有可能在接下来逐步消失。

与此同时,房地产这架马车即便要重新启动,也不会有通过加杠杆和短期炒作的方式,重新过热的可能。我们之前已经说过了,城市化从增量扩张转入存量优化……这些我们就不再重复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3973.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