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舟和策安在马上做ao3*他的巨物是她承受不了

 

  兰舟和策安在马上做ao3*他的巨物是她承受不了我轻轻地把她柔嫩的胳膊和白花花的大腿移开,蹑手蹑脚下了床,刚出门,正好碰到佳佳,她穿着长牛仔白衬衫,扎着马尾辫,一脸的素颜,清纯无比,看起来就和当入学的大学生一样。

  她提起左手的早餐:“哥,醒了啊,叫上小宝一起吃饭吧。我正好有事要说!”

  吃饭的时候,我问佳佳什么事,佳佳从口袋掏出一张low爆的名片,上面写着:办证,139***11。

  “哥,这一路去四川还挺远的,我能不能借你点钱,办个假身份证,路上住个店什么的也方便!”

  安小宝吃着包子:“我也要一个!”

  我有些尴尬,她俩当时都不知道我是一个三流报社的实习记者,平时的工作很大一部分就是曝光北平的那些骗子组织。虽然我平时很少去参访,但让我参与犯罪,我心里还是有很大抵触的。

  可佳佳说得对,这开车一路去城都,路上还得有个三四晚,她俩没有身份证很麻烦,毕竟现在查的严,不是每个地方都可以不登记住宿的,回头总不能三个人住在车里。

  我在记者的荣誉与生活之间犹豫许久,还是掏出2000块钱,让佳佳带着安小宝去办,我在车里等她俩,这样我心里好过点。

  半个上午过去了,她俩终于回来了,两手空空,我诧异道:“身份证呢?”

  佳佳说:“那人让我俩明天去拿,我俩办的质量最好的那种,一人正好1000块钱,比较慢!”

  “办个假证还要等?”我曾经在北平接触过很多办假证的组织,尤其是假身份证,他们只要肯接,基本都是当天出货,毕竟这样最安全。

  “钱付了?”

  佳佳点点头:“嗯,都付了!”

  坏了,职业的习惯让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个骗局,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对方不仅不能把身份证拿出来,还会让佳佳两人追加一点手续费之类的,这样一步步把两人套牢,直到骗光两人手里的钱为止。

  办个假证都能遇到假的,真是够了!

  我在本地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人可以依赖,2000块钱虽然不是很多,但也很够我肉疼的。最主要是身为记者,

文学
  被人骗了,这事可不能忍!

  我打算将计就计,偷拍下他们行骗的过程,然后曝光他们。我没告诉佳佳和安小宝我的猜测,只说明天去取的时候,我和她们一起去。

  佳佳手机上次丢了,我带着她买了一款比较便宜智能手机,又用我身份证办了一张电信的免费电话卡,我积蓄不多,只好能省就省。

  下午,带着俩人在菏择市区逛了一圈,看了看电影,一天的时间也算过得充实。

  安小宝过一个月才满15周岁,佳佳年龄也不大,才21岁,和安小宝都喜欢那个什么男孩,一天相处下来,俩人消除了隔阂,竟然变成了塑料好闺蜜。

  看着她俩挽着胳膊又跳又蹦的,我恍如看到了大学时文诺和她闺蜜郑楠一起逛街的场景。

  上午的时候,郑楠还发消息问我和文诺怎么了,我一直没回,也不知道怎么回,现在想了下,回了一句:“你去问文诺吧!”

  郑楠马上回了:我都问了她一百次了,她说她不知道!

  呵,女人!

  “那你不用管了!”

  郑楠也不是什么好女人,文诺曾经说过谢楠大半夜的还在宿舍和陌生男人裸聊,这样的女人太危险了!

  不管了,不管了,随风去吧!

  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我心里一阵邪恶的报复感:妈的,老子现在还缺女人么!

  终于等到第二天,我提前带着佳佳两人到了和办假证的人约定的一个烂尾楼,我在佳佳和安小宝的衣服上都别了针孔摄像头,这是我们专业的偷怕设备,不是行内人根本看不出来。我藏身烂尾楼对面的楼层里,用望远镜居高临下的观察着她们。

  等了足有一个小时,视野中才出现佳佳描述的那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他先是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从后面背包里拿出两瓶饮料晃了晃,笑得异常猥琐。

  我顿时意识到两瓶饮料有问题,赶紧给两人发了个微信,让她俩千万不要喝饮料。可两人正热火朝天的聊天,谁都没有看手机。

  我拿起望远镜,看到两人毫无戒备的接过尖嘴男子的饮料,佳佳更是毫无戒备的喝了两口。

  要坏事!

  我赶紧收拾东西下楼,可到了现场后发现,三人都不见了!我忙拨打佳佳和安小宝的手机,佳佳的已经关机了,安小宝的一直在响,可就是没人接!安小宝说过她有静音的习惯!

  我拍拍脑袋,后悔没把真相告诉两人,本以为是骗钱的,这下竟然把人给骗走了!

  附近是一片烂尾楼,有无数的出口可以离开这里,我找了半天,毫无头绪,只好先回到车上。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报警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对面传来安小宝急促的声音:“大叔,快来救我们,佳佳姐要被人带走了!”

  “在哪,微信给我发个位置?”

  对面挂了电话,很快我微信上收到一个位置,距离我不远,我忙下车徒步往那个方向跑,可跑到目的地之后,连个人影都没有。地上躺着一只孤零零的凉鞋,是我昨天给佳佳买的。

  我再打安小宝电话的时候被挂断了,安小宝微信发来一句话:大叔,有人在找我!然后发了一张照片,显示她的藏身之地。

  我寻着照片的地方找去,远远看到那个尖嘴男子和一个胖子。两人看到我,转身就走掉了。安小宝这才从暗处走出来,一下挂在我的身上,哭诉道:“大叔,他们是坏人,他们把佳佳姐抓走了!”

  等安小宝平静下来,我问清楚了事情经过。

  尖嘴的男子一见面就拿出饮料让她俩喝,说是身份证还要几个小时才能办好,让佳佳两人跟他们去取。佳佳接过饮料就喝了,好在安小宝当时不渴,一直把饮料拿在手里。两人当时没多想,跟着尖嘴男子从另外一个出口下了楼,楼下停着一辆面包车。

  刚走到车边上,佳佳突然感到一阵头昏,车里登时出来三四个男的扶她,佳佳毕竟是老江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挡在安小宝面前,低声说了三个字:赶紧跑!

  安小宝聪明机灵,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撒开步子就往偏僻的地方跑去,尖嘴男子和那个胖子追了上来,可因为佳佳的阻拦,两人还是慢了一步。

  “佳佳姐……呜呜……”安小宝泣不成声。

  我拿出安小宝衣服里的针孔摄像头,把内存卡放入手机,里面拍摄的很清楚,把那个尖嘴男子和相貌还有车牌号都拍了进去。

  事不宜迟,我赶紧报警,告诉警察我是北平某某报的记者,在做一个暗访调查,刚才朋友被人抓走了。

  警察让我们赶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我调出手机里的视频给派出所的岳所长看了下。

  岳所长指着视频里的胖子,兴奋道:“这人我知道,是个正在通缉的拐卖妇女的重犯!”

  “什么!”

  我和安小宝都惊呆了。

  我之前的猜测是尖嘴的骗子见色起意,没想到事情没那么简单,牵扯到拐卖,这事可就严重了!

  岳所长告诉我,前两天本市失踪了两个少女,公安局的刑警大队一直在跟进这个案子,之前只是怀疑拐卖,现在有了这个案子,可以考虑一下并案处理了。

  我和安小宝跟着岳所长到了刑警大队,刑警大队的办案人员看了我提供的视频后兴奋不已,说:“肯定是他干的!”

  有了我提供的线索,刑警大队抓紧布控,很快就调出了那辆车的信息,虽然是一辆套牌车,但现在天网遍布,那辆车的行驶轨迹在刑警大队的大屏幕上一清二楚。

  “赶紧叫一大队二大队的集合,一起出动!”

  我做为记者,也有幸参与了这次声势浩大的抓捕,用摄像头记录下了刑警办案人员的飒爽英姿。

  那辆车最终消失的地方是城郊的一处工厂里,当特警们破门而入的时候,那些拐卖少女的嫌疑犯一点准备都没有,每个人都至少被三四个特警按住了。

  那个大胖子看到我后声嘶力竭地喊道:“是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哥们,你出不来了!”刑警大队的王队长一个大脚丫把大胖子踢倒在地,然后转向我:“这段掐掉哈!”

  佳佳被两个女警扶了出来,她身体尚在虚脱状态,精神也有点涣散,见到我后,一个箭步扑在了我的怀中。

  “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让我有些心疼。

  ……

  这次的抓捕大获成功,怎么去审判这些人就不是我操心的问题了。

  当晚,王队长和岳所长在当地比较大的酒店里招待了我,据他们说,被抓捕的六个人并不都是一伙的。其中五个人是流窜山东各地作案的拐卖团伙,作案十几起,专门拐卖少女到国内的一些灰色场所和偏远山区,可谓是恶贯满盈,五个人妥妥的死刑跑不了的。

  那个尖嘴的男子如我所料,是一个真的骗子,他不知道怎么认识了那个的五人拐卖团伙,靠出卖消息获取不菲的提成,具这些人交代,他并不知道胖子他们干得具体是什么勾当。也怪他倒霉,不明不白的成了拐卖犯的从犯,这辈子也要交代在监狱里了。

  酒足饭饱之后,我也实话实说的给他们讲了这次事情的始末。

  岳所长说这好办,你们明天去派出所,我给你办个新的身份证,不过得需要加急的话得交88块钱才行。

  一天后,我拿到花了88块钱办出的两张新身份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14092.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