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儿的奔跑贯穿*按着她的腰猛烈撞击闷哼


  随着马儿的奔跑贯穿*按着她的腰猛烈撞击闷哼她穿着热裤和短袖T恤,发育很好,凹凸有致,白花花的青春气息让我恍惚了一下。“你干什么,下去!”我一边训斥她,一边四处张望着那对狗男女的走向。

  文诺已经跟着那个男人进了一辆奔驰车,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驶去。

  “妈的!”我顾不上旁边坐着的安小宝,发动汽车追了上去。可我对济楠这块的路不熟,很快就跟丢了,一旁的安小宝突然说:“我知道那辆奔驰车去哪了?”

  “说!”

  “说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她顿了顿,“待会追上了,你得把我送到一个地方!”

  “好!”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安小宝明显对附近很熟,指了几条小路,我很容易就跟上了那辆奔驰。

  那对狗男女果然没让我“失望”,几分钟后,两个人把车停在了罗马假日酒店门口,牵着手和情侣一般进入酒店,我看得怒火中烧,从车后座拿出棒球棍就要冲上去。

  突然,一只纤细的小手拉住了我:“大叔,这样的女的不值得你这样!”

  我大手一挥,“滚开,不要管我!”

  可安小宝就是死命抱着我的胳膊不撒手,我俩的异动很快就惊动酒店保安,四五个保安拿着对讲机警棍冲上来,边走边问我们干什么的。

  安小宝笑嘻嘻地把我拉在身后:“没事,我和哥哥闹着玩呢!”

  废了一番解释,保安终于放过了我们,不过这时候再想拿着棒球棍冲进酒店打人不现实了,就算冲进去,恐怕两个狗男女也已经开好房间开干了。

  “去特么的!”五年的感情就这么没了,我心里的憋屈无以复加。

  文诺是我的大学同学,大二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那时候的她温柔漂亮、善良聪慧,我学习优异,大小也算个帅哥,我俩是整个学院公认的天生一对。而且,我俩都是彼此的初恋,那种感觉,让人想起来就感到甜蜜,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没了……

  “大叔,大叔……”副驾驶的安小宝打断了我的回忆。

  我抹了抹眼泪,问她要去哪。

  安小宝犹豫了一会:“大叔,你不要伤心了,真不值得……”

  “去哪?”我有些不耐烦。

  “成……城都!”

  “哪?”我听了安小宝的话,有些懵逼。

  安小宝委屈的说:“大叔,你答应我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干!”我把烟头扔出车外,心里愈加烦躁,感情刚失恋又被人下了套了,“济楠距离城都1600公里,你的意思是让我开车去?”

  “恩!你答应我的……”

  “靠!不去!”

  安小宝可怜巴巴地从口袋掏出一堆零钱:“大叔,我给你……”

  “不去!”

  “那我……”她好像下了很大决心,“陪你睡一觉行不行?”

  “……”

  “我还是处-女……陪你睡一次……可以么……”

  “靠!”我爆了句粗口。

  “两次……”

  “行了!”我一阵无语,赶紧让她打住,心道现在的00后都怎么了?我挣扎了一会,有点担心拒绝了这小姑娘后她会为了去城都和一个抠脚大汉上床,同情心顿时泛滥,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其实当时我也是心情太不好,也没有深究她为什么要去城都,而且我好不容易请了一周的长假,本来是打算陪文诺的,现在失恋了,来个自驾游,就当出去散散心也好!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要去城都找她“磕炮”已久的小老公的,如果我当初问清楚的话,打死都不会带她去!

  当天下午,我们采购了一些路上用的东西,订好了酒店,晚上约了在济楠工作的好兄弟李平一起喝酒。李平这个单身狗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安小宝,问我:“你特么不是失恋了么,这个小美女是谁啊?”

  安小宝很有眼力见的给李平倒满了酒,一口一个叔叔,说她是我侄女,亲的!

  “亲侄女,靠!”李平典型的兔子不吃窝边草,也不关心安小宝是谁了,和我把酒言欢,互相吐槽。到了十一点多,安小宝困得不行了,我把酒店钥匙给她,让她先回酒店睡觉。

  安小宝一走,李平瞬间变了一个人一样,凑到我耳边说:“走着呗,失恋了,让哥哥带你去见识一下济楠萎靡的夜生活!”

  以前我和文诺没分手的时候,经常会有朋友让我去潇洒,可碍于对文诺的责任感,擦边的场合我一次没有去过。

  我脑海里转过文诺的影子,心道这个女的现在还不一定怎么和人缠-绵呢,我还矜持啥,一拍桌子:“走,老子要个胸大的!”

 文学

  李平这个资深老司机带着我到了济楠出名的红灯一条街,站在街口一看,满眼望去都是红澄澄艳丽丽的足疗、洗浴、按摩之类的!

  李平带我到了一家比较大的店,说:“就这,有几个妹子是上周新来的,妈咪早上还给我发微信了!”

  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为了显示自己不那么弱鸡,只能紧跟李平的节奏来。

  妈咪是认识李平的,看他还带了朋友,热情的更是不得了。

  李平说:“我要你说的那个新来的,屁股大的那个!”

  妈咪转向我:“帅哥,你要啥样的?”

  我感觉自己满脸通红,支吾道:“那个,我要……”结果屌丝属性暴漏,支吾了半天,也没好意思当着陌生女人的面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妈咪察言观色,乐得不行:“平啊,感情你这兄弟还是头一次呢,那我就让昨天新出台的那个姑娘陪他得了,可漂亮呢!”

  “行,听你的!”李平替我应了。

  几分钟后,我所在的房间门被敲响了,我还没来得及答应,一个身着暴漏,浓妆艳抹的女人走了进来,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去,果然挺漂亮的。

  “老板好!”她说,“我叫佳佳!”

  我尴尬得点了点头,她问我要不要洗个澡,我说刚才洗过了,她说那你等会,我得洗洗澡,卸下妆。

  她毫不顾忌的当着我的面开始脱衣服,其实就那么简单的三件,连一分钟都没用了就脱完了。我第一次见到文诺以外的女人身体,而且文诺以前很保守,脱衣服的时候从来不让我看。

  佳佳的身体比脸蛋要完美,看得我有些欲-火旺盛,当时也忽略了妈咪之前说的佳佳是昨天才出台的话。

  佳佳看了我眼,笑咯咯地走进浴室。

  十几分钟过去了,佳佳裹着浴巾走了出来,看我还直愣愣得坐在床头上,问我:“老板,要我给你脱衣服么!”

  “啊,不用!”我手忙脚乱的开始脱上衣。

  佳佳看到我的样子,咯咯笑个不停,正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亮了,竟然是文诺的微信:方子,我好想你!

  佳佳瞟了一眼,问:女朋友?

  “前女友!”我突然很烦,掏出烟点了一支,以前看到文诺对我说这样的情话我还会高兴半天,现在就感觉头顶一片绿,简直就像个傻逼一样。

  “老板,开始么?”佳佳蹲在我面前。见我点头了,佳佳很娴熟的解开我的腰带,轻轻地拉扯我的裤子。

  这时我的手机又亮了一下:方子,你在干什么,可以视频么,我有好多话对你说!

  靠!

  我突然连吸烟的心情都没有了,把半截烟踩在地上,犹豫着要不要开个视频听她解释一下。可下身突然感到一阵温热,佳佳已经开始服务了,看那样子,根本不像昨天才出台的。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文诺主动邀请我开视频,我犹豫了半天,还是按在了挂断键,回复了五个字:我们分手吧!然后就把她给删除了,电话、QQ等一切联系方式也都拉到了黑名单里,如果是别人告诉我文诺出轨了我还不信,可今天是我亲眼看到的,我总不会误会她的!

  “老板,你还好么!”佳佳抬起头问道。

  “我没事!”那一刹那,我感到对男女这种事一阵厌恶,我推开她,提起裤子说,“不用做了,我们聊聊天吧!”

  “那你多亏啊!”佳佳的表情很丰富,我看不出她是开心还是真心为了我着急。

  “不亏,不是我付钱!”

  “那好吧!”佳佳坐在床头,拉了一下自己的浴巾,“老板是本地人吗?”

  我点点头,我老家确实是济楠的,大学也是在济楠上的,只是大学毕业后去了北平发展,而文诺选择留在了济楠。

  我们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胡侃,佳佳说她是被朋友骗来的,在其他地方干了一年多了,跑了几次被抓回来了,前几天刚来这边出台……

  我听朋友说过失足女们总会胡诌自己的身世,我听着也贼无趣,过了不知多久,我看了看表,已经快一点了,站起来说:“佳佳,下次再见吧!”

  佳佳突然说了一句:“老板,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笑了笑:“我知道!”

  和李平道了别,我身心俱疲的回到酒店,没想到安小宝竟然还没睡,坐在床上抱着一盒薯片正满脸红晕的和人打字聊天,见到我来了,赶紧把手机扣在床上。

  “你不是困了么?”我问。

  “装得!安小宝满脸羞红,然后冲我眨了眨眼,“怕影响你俩下一步的活动!”

  我老脸一红:“我就一直在那里喝酒了,哪有下一步活动!”

  她调皮的冲我做了一个我啥都懂的表情。

  “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

  “遵命!”

  灯关了以后,我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突然听到另外一张床上的安小宝说道:“大叔,我漂亮么?”

  “漂亮,和明星一样!”我是实话实说,安小宝虽然没怎么打扮,但能看出来确实是一枚大美女。

  “大叔,你是个好人!”

  ……

  第二天七点钟,我把早饭买回来,把还在睡懒觉的安小宝叫醒,俩人简单吃了早饭,退房,出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14084.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