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具娇躯纠缠 百合”两条粉嫩香舌纠缠

    “两具娇躯纠缠 百合"两条粉嫩香舌纠缠嘚儿,里格里格啷……”

    “老头子,东西都在这呢,你看看还少什么不?”邱大妈抱着一个小匣子出来了。

    “哦,放这儿吧,那俩小子又出去疯了?”

    “嗨,自从知道咱家这院子能卖钱,俩孩子也不想着工作的事了,这不,又跑出去玩儿了。唉,我说老头子,我看着不是什么好事。”邱大妈心里总觉得不得劲,说这破房子能值七万,怎么看都像是云里雾里的事,它不真实啊。

    “嗨,老婆子你就别瞎操心了,我心里有谱。这段时间我总往十七号跑,为啥呀?”

    “是呀,你总去那儿干嘛呀?”邱大妈一直不理解自家老头子总往别人家跑是为了什么。

    “我告诉你吧,一开始我是真羡慕啊,你看看,左右院住着,人家就能大操大办的修缮宅院,你再看看咱家,不但院子被单位占着,还想用两个用工名额就把咱家的私房换成公房,这不是欺负人么!”

    “老头子你可小点声,别让邻居听见,现在住这儿的都是一个单位的,传出去不好听。”

    “还不好听?他们住了咱家的房子十多年了,给过我们房租吗?!啊?”

    “你跟我吵吵啥呀,也不是我住你的房,切!”老太太一翻眼皮,瞪了老邱头一眼。

    一提起这个事,老邱就气不打一处来,在运动期间他是敢怒不敢言,现在要落实政策了,自己可得赶紧去,别让单位上别有用心的人给使坏。

    他把小匣子放进包里,挎在肩上,推着自行车就出了院门。

    今天是五月六号,风势减弱,老邱喜气洋洋的骑上自行车就奔什刹海房管所去。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来房管所办事的人格外的多,侯德海办公室的门外排起了长龙。

    走廊里嘀嘀咕咕的声音不绝于耳,有点像早市。来这儿办事的人都是一个街道的老街坊,就算不认识也是混个脸熟,相互打着招呼,老烟枪们相互散着烟卷,打听着相关的政策。

    这几年房管所最大的业务是三大块。一是区内区外的公房互换业务,换房的蓬勃发展催生出了换房站的诞生,政府专门组织换房业务。

 文学

    第二个业务就是私房腾退和交易,腾退是最难协调的事,主要是没有房源,想腾退都没可能,于是政府要求各单位新建和改建的住房项目都要拨出一定比例的房源用于腾退私房,这又间接的催生出单位福利分房的高潮来。

    第三个业务就是公房的管理和维护,这也是各地房管所维修队的主要业务。

    侯德海主要管的是私房部分。

    等了一个多小时,老邱的腿都站麻了,这才轮到他。

    一进门,他就把匣子抱出来,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发黄的纸来。侯德海一看就知道这是地契,上面盖着大印呢。

    侯德海把手一伸,“还有呢?”

    “哦?哦。还有,还有。”老邱从匣子里又拿出一张纸来,原来是张当年某航空单位开出的字据,盖着单位的公章。

    侯德海看了看,没错,这是前海北沿十六号收缴房产的文件。嗯?十六号?这不是胡太子交代的那家么。

    他当然知道十六号的情况,当年被某单位没收之后,又交由什刹海房管所代管,现在房租都是他们帮着收的,包括维修什么的。

    这院子是在腾退范围的,属于政策范围之内的私房。

    “好,您把这个表填一下。”

    老邱一看这事能成,心里激动,写字的手都有点哆嗦。填完表,侯德海把表格一收,“老邱啊,您先回去等着信儿吧,挤占你房子的是你们自己单位,更多的腾退工作要你自己去做呀。”打了一阵官腔,老邱被侯德海送走了。

    老邱是满心欢喜,自己的房子要回来看样子问题不大,要发财啦!他嘴里哼哼着小曲儿,骑车往单位去,尽快的让住户搬走,这才是首要问题。

    转眼之间就是五月十号,胡星河接到李筱桦报喜电话的时候,老邱却碰了一脑袋包。

    说起来,这事和胡星河的关系很大。

    当老邱头理直气壮的到单位找领导要房子的时候,单位领导被气得够呛。

    这些年单位经费不足,职工住房很困难,这才想着给他点补偿,再安排他俩儿子工作,这就是不错的条件了,可是没想到这个老邱是个死心眼,就是要房。

    领导懒得和他啰嗦,让工会主席老刘出面劝解,这一拖就是三四天。

    最后俩人都要撕破脸了,刘主席很生气,“你要房有什么依据?”

    “有,我有依据!”老邱头不服气,你想呀,七万的诱惑是多大,他都不惜和单位翻脸。

    由于他拿不出文件来,就急急惶惶的跑房管所要一纸文件,这个文件就是要求腾退房子的协调通报。

    “哎呀,老邱呀,你不要急嘛,虽然你在腾退的范围,也要有轻重缓急嘛,再说了我们也要核实相关文件的真实性,要报区房管局核对房屋卡,有了这个我们认,没有就不认,你听懂了吗?”

    “啊?听,听懂了。”老邱浑身一激灵,现在就只能等着了。

    可是他去单位这么一闹,搞得满院儿皆知,这前院、中院的老同事们都对他们家有意见。

    你们家也不是没地儿住,自己占着后院呢,虽然房子确实是你们家的,可是单位都说了给你家补偿了,你这是人心不足哇!你还想怎么样?让我们搬?搬哪去?有地儿搬我们能在这儿住着吗?你呀你呀,可真不是个玩意儿!

    搞得几十年的老同事老街坊见面都唬着脸不说话了,你说这事闹的。

    现在老邱头一家都成了过街老鼠了,连打带厌。

    胡星河这几天心情好,北戴河的冷饮项目在赚着钱,他倒卖进口家电也不少挣,自己的房子修葺也很顺利。

    十七号院已经修葺完毕,从大院门到里边可以说是焕然一新,就在十六号里闹的鸡飞狗跳的时候,胡星河正带着高娜参观呢。

    “哇,这院子真不错啊。”高娜张着嘴惊得一愣一愣的,她是真没想到,这个从白山黑水出来的小男人这么有本事,到京城不到一年就有了这么大一所院子。

    院子里油漆彩画色彩鲜艳,墙面、地面修整一新,窗棂、门板规规整整,还散发着油漆的味道。

    屋里的墙面不仅粉刷一新,还按照规矩在不同的房间里摆上了相应的家具,这些家具都是胡星河从哈市带来的,都上油保养了,桌面凳面光亮如新,散发着核桃油的香味。

    胡星河可没敢说边上的十三号、十四号也是自己的院子,要是知道了,估计高娜都得吓跑喽。

    今天胡星河带着高娜来得早,在十七号转悠了一阵,也就中午了,俩人去边上的馆子吃了碗阳春面,就要送高娜回去。

    “你不是在东四还有个院子吗?这次也修了吧?”

    “啊?是呀,也修了一下。”

    “我下午没课,带我去看看呗。”

    美人相邀,胡星河不好拒绝,也只得舍命陪美人了。你就少矫情了,这么漂亮的美女陪着,你还不愿意?

    咳咳,胡星河知道高娜对他有好感,可他还真不敢太早就定下自己的女主,不然读者大大就要拍砖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12875.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