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豪门器征服后宫*晚上有大东西在身体

我混在豪门器征服后宫*晚上有大东西在身体赶紧问旁边的刁曼说:哎,那男的是谁啊?

刁曼舔着棒棒糖说:他你都不知道啊?咱们公司的老板!

我满脸惊讶地看着她,原来昨晚,去蒋姐家的人,就是这个跟黑社会一样的男人,难怪他说话那么横!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又进了蒋姐办公室,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带着无比的担心,我赶紧起身,装作要上厕所,一步一步走到了蒋姐办公室门前。

“主任的位子,先给你保留;等什么时候想通了,经理自然还是你的。”那男的语气霸道地说,对了,晚上有个酒会,都是之前的老客户,你跟我一起出席。

说完,我听到有人朝外走,便赶紧一闪身,朝厕所的方向走。

进到厕所后,我微微松了口气,看来公司老板,还没想象的那么坏,至少保留了蒋姐主任的位子。

想到这里,我刚要撒尿,那个进蒋姐办公室的男人,就过来了;当时他嘴里叼着烟,脖子上夹着手机,一边脱裤子一边说:“晚上这事儿,都给我安排好了,要是出了岔子,害老子白忙活一场,有你们好看的!”

他挂掉电话后,转头瞅了我一眼说:新来的?

“嗯。”我转头看向他,发现他眼睛特别凶,满脸的横肉,脖子上竟然还有蝎子纹身。

他甩了甩裤裆,又拍了下我肩膀说:好好干。

说完他离开了,我却愣在厕所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晚上要安排什么事?和蒋姐有关吗?要知道刚才,他已经邀请了蒋姐,出席晚上的酒会。

回到办公桌前,我心里七上八下,刚想发短信问问蒋姐,晚上到底什么事;她的消息就先发过来了:小俊,晚上我参加酒会,你先自己回家弄点吃的。

我赶紧回她说:参加什么样的酒会?几点回来?

她立刻说:就是一些公司业务往来,顺利的话,9点左右就能回家。

我又问:为什么偏偏你出席?你只是个主任而已,为什么不找经理、副总?

她给我发了一排“……”,接着又说:姐不是长得漂亮,拿得出手嘛!这可代表公司形象,而且之前,一直也是我陪刁总出席的,两个人有默契;放心好了,就是公司业务间的事,没别的。

听到她的解释,我微微松了口气,可能我又把事情想复杂了吧;那个刁总在电话里,或许只是安排业务,并没有别的意思。

下午刚吃饭完,刁曼就叫着我出去跑业务;因为我俩的客户都在城西,刁曼又有车,我就跟她一起出去了。

“A3奢华款,怎么样?”到楼下后,刁曼拍着她那辆,敞篷的红色奥迪,满脸得意。

“我去!你家这么有钱啊?”摸着崭新的车门,我没想到这个小太妹,竟然还是个富婆。

“上车,带你出去浪!”她甩了甩黄色短发,直接把车子开起来,油门踩得“轰轰”响。

刁曼个子不高,长得也不赖,属于萝莉型的那种女孩;要不是她奇装异服的打扮,说话有些刻薄,应该还蛮可爱的。

因为是放贷,不是催账,所以业务进展的异常顺利;到地方的时候,两个借钱的客户,都快把我们当爹供起来了。

 文学

办好业务后,还不到下午5点;刁曼舔着棒棒糖说:城西有家娱乐城,带你去玩玩!

我赶紧说不用,上班时间哪能干这些?咱还得回去,跟蒋主任汇报工作呢!

刁曼嘴巴一撇:汇报个屁,放心吧,你跟我在一起,她不敢找你茬。

说完,刁曼把车子开起来,直接带我去了那个娱乐城。

那是我第一次去娱乐城,一楼是台球厅,特别大;刁曼一进去,几个跟社会流氓似的年轻人,就凑过来“刁姐、刁姐”的叫,还给她递烟。

刁曼接过烟抽着,走到柜台前,直接开了一桌,又拉着我说:走,过去捣两杆。

我赶紧摆手说不会,看着她打就行;她努嘴瞥了我一眼,就跟几个小黄毛玩儿了起来。

不得不说,她打球挺厉害的,嘴里叼着烟,手握台球杆,打球的时候,把圆润的屁股翘得老高,倒是有股子说不出的野性。

玩儿了好大一会儿,外面天都黑了,我过去说:小曼,回去吧,都下班了。

她放下杆子说:回去干嘛?放心吧,没什么大事儿,一会儿我带你去三楼玩玩儿。

想想今晚,蒋姐要很晚才回家,我索性就陪刁曼玩儿吧;毕竟她在业务上帮了我,不好驳人面子。

后来我和刁曼去了三楼,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音乐“咣咣”响!

那是一家迪厅,之前我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刁曼进去后,要了一打啤酒,拉着我就一起喝。

我说我酒量不行,不能喝;可她非要我喝,根本架不住她灌我。

后来我都喝迷糊了,她就拉着我,跑到舞池里跳舞;当时男男女女好多人啊,在那种环境下,几乎到处都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

刁曼跳嗨了,她竟然掀起衣服,把胸罩解下来,套到我脖子上,拽着我跳。

我害羞的要命,城里的女人,真的一个比一个骚气;那时我只想赶紧出去,可刁曼拿胸罩勒着我脖子,就是不让我走。

“大学生,谈过女朋友吗?”伴着嘈杂的音乐,她大声朝我说。

“没有!”我也朝她喊。

“一看你就是个嫩驴蛋子!”一边说,她拿胸蹭着我又说,你觉得我怎么样?

“蛮…蛮好的!”我能说什么?总不能说她浪的没边儿吧?!

听到我的回答,她别有深意地一笑,接着拉起我的手,就往外面走。

到了楼下,我赶紧问她说:玩儿够了吗?这么晚了,咱们赶紧回家吧。

她却脸颊绯红地抱住我胳膊说:回什么家啊?咱们去对面酒店住,交了那么多男朋友,我还没尝过大学生的滋味呢!

PS:不好意思兄弟们,今天更新有点晚,刀刀正在努力写。

当时我以为自己喝多了酒,听错了;可当刁曼拿胸罩,再次套住我脖子,拉着我往对面酒店走的时候,我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小…小曼,你别胡来,咱们可是同事!”我赶紧把胸罩扯下来,特心虚地说。

她一愣,停在路边说:你是不是上学上傻了?同事怎么了?难道同事之间不能上床?

我赶紧说:不是,就是咱俩也不是多熟,也没谈过恋爱,突然就这样,那以后怎么见面,怎么在一起共事啊?太尴尬了!

“这有什么尴尬的?我跟咱们公司的好几个同事,那个张虎,还有刘秘书,我们都搞过;第二天上班,还不照样有说有笑?”她拽了拽我胳膊,满脸撒娇道,“我又不让你负责,大家就是爽一爽,相互满足一下嘛!”

我“咕咚”咽了咽唾沫,本来我以为,蒋姐就够开放了;可跟眼前的刁曼比起来,蒋姐简直就是纯洁的小天使。

见我愣在那里不说话,刁曼一下子抱住我的腰,在我身上蹭来蹭去说:走嘛!都是成年人,就是玩玩儿;我技术很好的,保证爽死你!

看着个头不高,但身材玲珑有致的刁曼,想着她打台球时,叼着烟、撅着屁股、一身野性的样子;我想每个男人,都会对这种坏女孩,产生征服欲吧?!不是爱,就是一种按在床上的欲望。

尤其像我这种,压根儿没碰过女人的老实人,是抵不住这种诱惑的!想想昨晚,蒋姐说的那些话,她压根儿不喜欢我,我又何必要守身如玉呢?

想过这些,我竟然很忧伤地笑了一下,看着刁曼说:真不要我负责啊?

“呵,把你美的!要是床上功夫不行,老娘第二天就把你踹了!”她推了我一下,含羞带笑地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12081.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