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H深喉口爆*深喉享受小嘴

超H深喉口爆*深喉享受小嘴华婉婷耐心诱导:“明天我叫他来,到时你什么都不用说,只需要坐在我身边,按我的指示配合。事后老魏要是找人骚扰你,你就马上通知我,一切由我来应付。”

她柔软的目光像软鞭子抽着他,退路越来越窄,直至蜷缩夹缝。

老实男人擦了擦脑门上的热汗,勉强再做一次苍白劝说:“华太太,您确定这么做真能帮到您?我是无所谓,就怕魏先生当了真,最后彻底跟您闹崩,您就得不偿失了。”

华婉婷凄然一笑:“我跟他本来就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了,只想给他一个临别纪念而已。”

上次谈话时魏鼎铭一句“点题”。

“我们还用得着靠那些俗套的形式来维系关系吗?我是你最亲近的人,还能在很多地方和你保持亲密,你干嘛计较那么多呢?”

他言笑晏晏,丝毫不觉得这话有多残忍,她由此看透他的态度,他们之间用来遮蔽“庸俗”的那点柔情蜜意已荡然无存,只是纯粹的利益联盟。

关乎利益自然锱铢必较,她不必再跟他客气,受到伤害必须如数奉还,否则今后何谈平等合作?

于是她丢掉他送的香水,给早已死亡的爱情一份迟到的祭品。

“老邱,我信任你才求你,如果你实在办不到,我也不强求。”

她欲擒故纵,邱正清马上自入瓮中,最后的纠结点是儿子儿媳。

“我们邱逸和小沈都在魏先生手下做事,万一……”

华婉婷笃定担保:“我了解老魏,他不会因私废公的。”

“可是……”

“要真为这事影响了你儿子儿媳的工作,我一定负责到底。”

邱正清得她保证,没理由拒绝了,只不肯要报酬。

“承蒙您看得起我,这两年处处照应,我正该报答您才是,不过这十万您必须收回去,不然我不敢答应。”

不牵扯金钱,这件事还能说成“助人为乐”,之后穿帮也不至于太难堪。

次日他照华婉婷吩咐搜出魏鼎铭存放在华家的所有个人物品打包装箱,知道老魏下午两点到,便不时留意钟表,如同考试的学生,看分秒流逝心里一阵慌过一阵。

华婉婷瞧着波澜不兴,照常吃饭、喝茶,还闲闲地剪了一堆鲜花插弄。魏鼎铭进门时她尚未完工,客气地请他稍等。

魏鼎铭笑呵呵挨近她,热情赞赏:“手艺越来越精湛了,改天插一瓶放在我办公室,瞧着心情也会清爽些。”

他双手搭在华婉婷肩头,被她轻轻拨开,双方姿态都很自然。无形的抵触抹淡老魏的笑容,背起双手默默观看,尽力讨好她。

 文学

邱正清瞧着那画面十分和谐,以为华婉婷回心转意,总算能顺畅呼吸,忙呈上待客的明前龙井。

华婉婷想他大概准备好了,放下活计请魏鼎铭到沙发就坐。

魏鼎铭特意将靠垫放在身旁的位置,等待她落座,却见她远远坐到了对面,营造出宾客般的疏离感。

他只当她还在怄气,无奈哂笑。谁知冷战竟演变成决战。

“老魏,今天请你来,是想通知你一件事。”

华婉婷神情腔调优雅如常,魏鼎铭毫无防备,身体前倾做出恳切的姿势。

“你说吧。”

他想对方左不过会提一些过分要求,只要不太离谱,他都会应允。

“我有新男朋友了。”

“……”

如期目睹他难以置信的震撼,华婉婷十分快慰,用凌迟般缓慢的语速引申:“我有了新的恋爱对象,打算和他结婚。”

魏鼎铭到底是江湖老手,连忙止住慌张,强笑:“是吗?谁这么有福气啊?”

他从不怀疑她的魅力,也随时提防她蝉过别枝,真到了这一刻,就得好好守卫尊严。

华婉婷的嘴角笑出刀尖的形状:“你认识他。”

“哦?该不会是大丰集团的赵总吧?”

“不是。”

“那是东北那个王厅长?”

“也不是。”

“呵呵……你的粉丝太多,我可猜不出来了。”

华婉婷卖够关子,侧身招呼躲在门外的邱正清。

“老邱,你过来吧。”

邱正清周身皮肤窜麻,额头上了紧箍咒,太阳穴跳如擂鼓。畏缩两秒,像见公婆的臭媳妇磨磨蹭蹭挨过去。

华婉婷从容不迫地向他伸手,拉他坐到身旁,挽住他的胳膊。

“我和老邱早就好上了,他就是我的新男朋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10363.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