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玩自己给我看*手指伸进去搅动h

先玩自己给我看*手指伸进去搅动h 岳琳琅甩开丈夫,像一团火直烧到儿子鼻尖。

“她在外面混不开就想回来啃老,这套房子是我辛苦一辈子换来的,凭什么给她!”

邱逸连连退避,惶急道:“姐姐又不是外人,遇到困难不求父母还能求谁呢?再说您也没别的孩子了,我又不会跟姐姐争,今后这房子终究会留给她呀。”

“哼,等我死了就把房子捐给国家,拿去支持社会建设也不便宜那没用的废物!”

她生动再现邱馨的控诉,摧毁邱逸不堪重负的忍耐,愤怒从那些垮塌的裂缝里喷射而出。

“您太过分了!姐姐一点没说错,她变成这样您得负主要责任!”

他像一把新式武器,打得岳琳琅措手不及,惊愕数秒震怒反击:“我负什么责?老公是她自个儿挑的,日子是她自个儿过的,跟我八竿子都打不着?”

邱逸自来当母亲是聚四氟乙烯制作的容器,任何强酸强碱都难以与她产生反应,因而遇事从不与之争论,此刻也一样,声斥的动机只是发泄。

“想想姐姐小时候您是怎么对她的?您总是过分轻视,过分冷漠,经常用过分的话贬低辱骂她。她得不到应得的母爱才会形成懦弱自卑的性格,才会坚持去外地读书工作!因为她见到您就畏惧恐慌,再不逃离这个家都快窒息了!”

岳琳琅气到发笑:“我见了她那蠢样才想窒息呢!上学那会儿我给她报过多少补习班?请过多少家教?说要买什么辅导书,上什么辅导课,我哪次不是痛快给钱?可她就是那么笨,钱花了不少,分数一点没提高,怪得了谁?我上班不累吗?钱是复印机印出来的?糟蹋我那么多钱还敢怨我轻视,我看她的良心都叫狗吃了!”

邱正清忙插话缓解:“馨馨主要是气你当初只出钱给邱逸办留学,没给她那8万块钱的嫁妆……”

后面的话被妻子的咆哮吞没:“哪条法律规定父母必须给儿女出嫁妆彩礼?我就看不上钱家,看不上他们那个陋习,安心不想给又怎么了?她要是能念清华北大,能考上国外的名校,我借钱也会供。但要我供一个没出息的废物,对不起,我办不到!”

她气得血都涌到脸上,邱逸也是,还比她多了一份心痛。

“哪有您这样做妈妈的,再没出息也是您亲生的孩子啊!”

岳琳琅定力有限,无人逼犯才能将一些恶毒话按住若干年,此刻被儿子捅了心窝,狂态毕显。

“怎么没有?当年你姥姥姥爷就是这么对我的!我也没从父母那儿得到任何东西,一针一线全靠自己挣,还得养活你们三个,你见我跟谁诉过苦?喊过委屈?这世界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今天跟你明说了吧,别拿家当避风港,人长大了,谁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邱逸推开低声劝阻他的父亲,寒心叫嚷:“社会的确是战场,只讲弱肉强食,可您怎么能在家推行丛林法则,如果都像您这种思想,每个人从小就是无依无靠的!”

“我这种才是明白人的想法,没有人生来就有义务爱你,想被人善待,得用利益去交换!如果沈怡像你姐姐那么废物,你会看上她?不妨再去问问她,她长这么大有没有靠谁!”

“您这是偷换概念!”

“你才是没胆量面对现实,弱者本身就没资格生存,更别指望靠着强者的怜悯过活!”

“算了,邱逸别跟你妈吵,这样没意义啊!”

邱正清这句话终于起了点作用,邱逸吞声饮恨,改口申诉:“如果您不答应加姐姐的名,我就自己出钱帮她付首付买房子,以后每个月的贷款也由我替她还。”

并非冲动,与邱馨见面后他就立定了救人决心,悄悄备下这套二手方案。

岳琳琅以为他变相威胁,换了一种骇人的颜色:“你当你是大富翁呢,自己都没房子,还想给她买?”

 文学

邱正清也劝儿子切莫意气用事:“邱逸,你马上要结婚,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突然背这么重一负担,太对不起小沈了。”

岳琳琅冷笑:“他只要敢跟沈怡开这个口,人家立马就会甩了他!”

夫妻理应同甘共苦,不等于容忍另一半自找苦吃。可邱逸觉得姐姐的疾苦比自身幸福重要,必要时愿意牺牲,凛然强调:“我已经决定了,谁都拦不住!”

听话的孩子一任性就显得疯魔,岳琳琅嘴巴累了,改用耳光予以清醒。

邱逸挨打后扭头疾走,逃避更不堪的局面。邱正清追着他来到楼下,与沈怡碰头。

“叔叔,您回去吧,我来劝他。”

她拉住男友的手,觉得他像受刺激的小动物,抗拒与人接触,用了点强才牵到车里。

“我就知道你会跟你妈妈吵起来,还好来了。”

她拧开一瓶矿泉水递过去,邱逸不接,憋闷请求:“对不起,能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吗?”

她望着他,笑如棉球擦拭他的脸颊。

“你想发火?没关系,冲我发好了,我可以做你的垃圾桶。”

宠溺令他羞愧,声气更低了:“……我不想……当着你的面流泪……”

他红红的眼眶早已湿润,心头那团酸楚还一个劲往上涌,就快撑不住了。

沈怡了然,笑问:“你怕我看见你哭鼻子的模样会嫌你懦弱?”

邱逸躲着她的视线哽咽:“一般人都讨厌遇事就哭的男人吧。”

以前就曾被她撞见那种没出息的德性,他很怕因这些失误失去她的信任。

沈怡点着头说:“是啊,我们这个社会普遍认为不苟言笑的硬汉更强大可靠,情感细腻外露的男人都是娘娘腔。所以男人必须坚强,病了痛了都得忍着,这样才算男子气概。就像女人必须温柔端庄,才算有女人样。”

结束讽刺,她轻叹:“可哭泣就是种释放痛苦的生理本能,男女的神经系统一致,精神感受也是一样的,为什么女人哭很正常,男人就必须忍着?你曾经说男女都该摆脱传统思想强加给性别的呆板定位,现在干嘛压抑自己?还是说你觉得我不够理解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10312.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