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狼的粗长的巨物抵在*精灵修长的腿盘在腰间

巨狼的粗长的巨物抵在*精灵修长的腿盘在腰间收拾收拾情绪,丁清深吸一口气,垂在身侧的双手正欲搂上对方的肩膀专心地亲一下,周笙白就已经松开她了。

男人拿过石桌上的毛巾给丁清继续擦头发,丁清抬起的双手有些尴尬地悬在半空中,随手慢慢收回,缩在广袖里握紧。

唉,莫名有些可惜。

她是有些不解风情,也不知老大是否还饿。

擦干头发,丁清将外衣穿上。

周笙白也一同换上了衣服,又于石桌上随手挑了两样发饰便交给了丁清,让她给自己梳发。

丁清给周笙白梳发时垂眸看了他好几眼,心知他大约是要出门了。

月上枝头,窥天山下的野林里一片初春后夜行动物的怪叫声,天晴无云,万里夜空下星光熠熠。

细算起来,周笙白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出去觅食了。

在没遇见丁清前,他几乎每两个月便会出一次门,夜里去,夜里归。

这世上的恶鬼很多,所以五堂总在忙碌中,周笙白只要跟着周椿的行动,便可轻易获取食物。

自遇见丁清后,他持续十多年的习惯就被打破了。

像今日这般,饿到头疼醒来还是第一次。

周笙白上了窥天山的山巅,目光扫向那一片生长繁荣的小白花,桃花眼半垂,想起几日前回到窥天山后直至现在,他才第一次来山顶上。

以往周笙白是一个人,每次回来都会先来看这些花,看它们长势如何,又增添了多少,可这回不同了。

这回回来,他是直接抱着丁清上了石床,把人搂在怀中先睡一觉的。

有些东西于他心中的轻重变了。

思绪飘远,他想起了这座山上第一朵小白花盛开时见到的那个人,那个人告诉他,他不属于这儿。

夜风吹过,卷发扫过眉眼,周笙白将视线从花上收回,转而望向远处漆黑一片,眼底什么也没倒映进去。

身后传来了赤金足环发出的叮当响声,周笙白回头看去,正见方才还头发散乱的女子现下已经将发髻梳好。一根黄玉簪别在发间,她的肩上还背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笑盈盈地一步两阶梯地跳过来。

丁清跑到了周笙白面前,昂起脸迎着满面月光,鹿眼弯起道:“走吧!”

 文学

周笙白这一瞬有些好笑,看着对方一副要出远门的装扮,于是问了句:“你打算去哪儿?”

“老大去哪儿我去哪儿。”丁清拨弄了一下被风吹起的发丝。

周笙白心下微荡,故意问她:“你如何知晓我要出门的?”

“你梳头发了。”丁清笑道:“不出门为何要打扮呀?”

“扮给你看啊。”周笙白双眉微挑,俯身凑到丁清的眼前,二人的脸间仅有一掌距离。

近在咫尺的脸上带着些许戏谑的笑意,那双略弯的桃花眼中倒映出丁清稍显稚气的面庞,周笙白歪着头问她:“好看吗?”

丁清望向那双眼,她能看见纤长睫毛下,水润的瞳孔里自己的脸逐渐烧红,在这一瞬丁清忽而能明白那些被玉霄姬勾走魂魄的男人们了。

为悦己者容,真是叫无法叫人抗拒的引·诱。

丁清点头:“好看,老大最好看!”

小疯子看傻了,周笙白很高兴,所以再低点儿头,一吻落在了她的唇珠上,一触即收。

“我们去西堂。”他直起腰,说完这话又捏了一下丁清的脸道:“本来不想带你去,只想让你在此等我的,不过看来你很舍不得我,所以我还是勉为其难带你去吧。”

“对!”丁清点头。

周笙白眨了眨眼,对这一个字的回复尚未明了,丁清便道:“我舍不得老大,所以老大一定要带着我,我行李都收拾好了。”

周笙白心口的跳动忽而漏了一拍。

丁清说得很诚恳,没有半分虚假,他想起来小疯子曾说过绝不骗他,不过现下他又想,这样好听的话,即便是骗人的也无妨。

周笙白展开双臂,丁清自然地扑了去,被人抱在怀里。

巨大的双翼展开,夜风呼啸刮过耳侧,越过野林时周笙白开口:“你不问我去西堂做什么?”

丁清扬着声音回话:“老大说过,你的事情不问也别管!”

“……”周笙白回想起自己曾在无量深林里对小疯子提的约法三章,他早就忘记抛到九霄云外了,小疯子还记地这么牢。

他撇嘴:“那你现在问我。”

“……”丁清哦了声:“老大,我们去西堂做什么啊?”

“见一个人,问一些话。”周笙白向下瞥了一眼丁清,小疯子问完得到了他这几乎不算回答的回答,也就作罢,没再刨根问底了。

周笙白心中不悦,这好似她不在意关乎他的一切。

“去见一个女人,问一些旁人都不知道的,却与我和她有关的话。”周笙白重复一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楼市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1loushi.cn/10143.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楼市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